红楼梦里最诡异的人物情节-秦可卿根本没病!她被贾珍父子联手逼死,三个重要知情人都被灭口

《红楼梦》中最神秘的事件,当属秦可卿之死。

好好一个如花似玉,八面玲珑的孙媳妇,病得古怪,死得离奇。她丈夫当着大夫口出恶言,葬礼上公公哭成泪人,怪不得贾府上下“无不纳罕,都有些疑心”。

其实详细剖析秦可卿死亡之谜不难发现,秦可卿其实不是病死,而是被贾珍父子联手逼死的贾珍秦可卿葬礼上的悲痛与大肆奢靡都是欲盖弥彰。

秦可卿葬礼过后,贾珍不但火速给贾蓉找了续弦媳妇,还花大价钱封了秦家父子的嘴,而这件事的三个重要知情人:瑞珠、宝珠和焦大也全部被灭口

秦可卿三个字从此成了一个忌讳一般,宁荣两府再也无人敢提起。

秦可卿根本没病!她被贾珍父子联手逼死,三个重要知情人都被灭口

秦可卿至死没有大病,只因丑事曝光,被公公和丈夫联手逼死

秦可卿究竟是什么病?根本没有一个大夫能说得清,就连那个张友士来了也只是诊断出不是怀孕,是忧虑心病外加月经不调等语焉不详的问题而已。

这就属于在胡扯!贾府是什么人家?权势显赫的京城顶流权贵,主子和体面奴才的家庭医生都是太医院的一把手五品院判这种级别,要说这种水平的太医连是不是怀孕都诊断不明白,那干脆没饭吃了。

可就是这么神奇,贾珍亲口盖章认定:“因为不得个好太医,断不透是喜是病”。作者故意这样写的自相矛盾,就是想表达秦可卿的病从一开始就透着一股子诡异。

更诡异的是当张友士来看病的时候,贾蓉当着面就问他:“这病与性命终究有妨无妨?”这就等于是家属当着病人的面问大夫:她会不会因此病死?

瞧瞧!这说的是人话吗?贾蓉明知道秦可卿是个心细心重的敏感之人,“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这病就是打这个秉性上头思虑出来的”。他在秦可卿屋里就这样问大夫,听在秦可卿耳朵里,不就是在催命吗?

秦可卿根本没病!她被贾珍父子联手逼死,三个重要知情人都被灭口

所以秦可卿才会对王熙凤说:“任凭神仙也罢,治得病治不得命。婶子,我知道我这病不过是挨日子。”

古代的女人结了婚,就是以丈夫为天。尤其是秦可卿这种小门户高嫁的女人,娘家也没什么雄厚的实力支持保护她。她的养父和弟弟反而都要靠她资助扶持。

没有依靠的秦可卿在宁国府就像砧板上的鱼肉一样,只能任人宰割。她那么聪明,那么美貌,想要在虎狼窝里争取立足之地,想要施展才华抱负,就只能攀附上宁国府的“土皇帝”贾珍。

秦可卿根本没病!她被贾珍父子联手逼死,三个重要知情人都被灭口

谁让她的丈夫贾蓉是个没用的纨绔,她的婆婆也是和她一样的小门小户呢?

可是当“爬灰”的丑事被焦大喝醉了嚷出来,捅破了这层窗户纸,闹得众人皆知,最没脸的就是贾珍、贾蓉和秦可卿三个人。

参考当年贾蔷因为和贾蓉交好,被奴才们谣言诽谤,贾珍都要立刻给他在外面置办房产,让他搬出宁国府居住。那么秦可卿这个近乎完人的儿媳妇可没法无缘无故撵出去或者休掉,为了贾珍贾蓉爷儿俩的脸面,只能把她牺牲掉。

于是秦可卿就莫名其妙的病了,云集太医诊断不出个所以然来。

至于太医们断不准是不是喜脉的疑惑,可能暗指秦可卿珠胎暗结。大夫们一天殷勤四五遍看脉,秦可卿一日换四五遍衣裳,也有可能暗指她私下堕胎,导致出虚汗或者产后恶露等问题,怕露出端倪,更加丢丑。

当张友士来到之后,秦可卿就知道死神逼近了,所谓冬至、春分的事件,其实是贾珍贾蓉给她自行了断的最后通牒罢了。

王熙凤和贾母的态度不正常,好像从一开始就知道秦可卿必死无疑

秦可卿的病时好时坏,是她生命尽头的无谓挣扎,最终她选择了自尽。所以,葬礼上贾府上下的人“合家皆知,无不纳罕,都有些疑心。”

好好一个十项全能的妙龄美妇,说没就没了,到底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毛病,谁能不怀疑其中的猫腻儿呢?

其中表现最突出的就是王熙凤和贾母,这俩人一定是知道内情的。因为王熙凤从听说秦可卿生病的时候,就差点哭了,好像知道秦可卿没有活路了一样。

凤姐儿听了,眼圈儿红了半天,半日方说道:“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个年纪,倘或就因这个病上怎么样了,人还活着有甚么趣儿!”

后来她屡次去瞧秦可卿,虽然是多有劝慰,但也透着古怪,也未必有几分真心。从秦可卿屋子里出来,就开始赞赏花园的景色了。

于是凤姐儿带领跟来的婆子丫头并宁府的媳妇婆子们,从里头绕进园子的便门来……凤姐儿正自看园中的景致,一步步行来赞赏。

后来秦可卿死了,葬礼上凤姐就开始算计着如何大展才华,揽权管事,私下里也有说有笑起来。

秦可卿根本没病!她被贾珍父子联手逼死,三个重要知情人都被灭口

贾母也是这样,一听说秦可卿生病,就好像算准了她必死无疑。

贾母说:“可是呢,好个孩子,要是有些原故,可不叫人疼死。”说着,一阵心酸。

后来凤姐看望秦可卿回去汇报说:“暂且无妨,精神还好呢”,贾母的反应是:“听了沉吟了半日”,然后什么话也没说,就让凤姐去换衣服。

从贾母一开始对秦可卿的态度来看,认为她是重孙媳妇重最得意之人,也曾经常派人去探病,还赏赐枣泥馅儿的山药糕,算是十分疼爱了。但是秦可卿死后,贾母的态度就非常冷漠,不仅没有派人去看,还拦着宝玉说:“才咽气的人,那里不干净”。

如果不是贾母和王熙凤都知道秦可卿的丑事,怎么可能反应这么奇怪,都是一家子的女眷,就算装也要装的稍微悲伤一点才合适吧。

贾母和王熙凤对秦可卿这样冷漠,只能说明作为大家族里行事规矩守礼的女眷,她们打心眼里轻视秦可卿这种丧伦败行的女人。

秦可卿死后,贾珍用奢华葬礼遮掩罪行,他对秦可卿无情狠辣

如果说贾母和王熙凤还不算过分,贾珍就真的太过了。

秦可卿死后,贾珍当众哭的如泪人一般,大声宣告:“合家大小,远亲近友,谁不知我这媳妇比儿子还强十倍。如今伸腿去了,可见这长房内绝灭无人了。”他还大肆铺张奢靡的操办秦可卿的葬礼,号称要尽自己所有。

秦可卿根本没病!她被贾珍父子联手逼死,三个重要知情人都被灭口

贾珍的表演用力实在过猛了!一个老公公对儿媳妇至于这么深刻的感情吗?秦可卿的亲丈夫贾蓉跟没事儿人一样,一点儿存在感也没有。甚至还因为贾珍给他捐了个五品官沾沾自喜。

贾珍明显就是在用这种夸张的方式遮掩自己的罪恶。他这种皮肤淫滥之徒怎么可能对女人有这么深的情爱。看看后来他和尤二姐、尤三姐鬼混的时候,哪里还想得起天香楼上的秦可卿?

尤二姐和尤三姐分别谈婚论嫁,先后惨死,贾珍更是毫无反应,别说悲伤哭泣了,就连发送的银子也没帮衬一两,葬礼都没参加。因为他早就找到了新的好友,也就是新的美女去厮混了。

那么秦可卿又凭什么能比尤二姐、尤三姐获得贾珍更多的爱呢?还不是因为贾珍自己害死了她,心虚愧疚,害怕秦可卿死后不放过他。

所以,贾珍才给秦可卿极尽哀荣,停灵四十九日,“单请一百单八众禅僧在大厅上拜大悲忏,超度前亡后化诸魂,以免亡者之罪,另设一坛于天香楼上,是九十九位全真道士,打四十九日解冤洗业醮”。其实免的是贾珍得罪,洗的也是贾珍得冤业。

秦可卿根本没病!她被贾珍父子联手逼死,三个重要知情人都被灭口

贾珍对秦可卿的无情还体现在他对秦可卿父亲和兄弟的态度上。基本就是秦可卿死后给了一大笔银子做封口费。

秦业和秦钟很快也先后病死,这父子俩死的都十分离奇,秦业一下子就气死了,秦钟则是宝玉昨天还见他好好的,第二天突然就不中用了。

秦钟临终钱惦记着父亲留下的财产有“三四千两银子”,可秦业之前凑二十两银子给秦钟上学都费劲,忽然有了这一笔巨款,只能是贾珍给的。

可贾珍对秦家父子的身后事也不闻不问,甚至也不让贾蓉来安排,还不如宝玉上心,贾母好歹也帮衬了一笔银子,这可完全不像是贾珍对秦可卿一片深情的表现。

贾珍在秦可卿死后不久,火速就给贾蓉找了个新媳妇续弦。并且带着贾蓉一起和尤二姐、尤三姐一起寻欢作乐去了。

瑞珠、宝珠和焦大三个重要知情人,全都被贾珍灭口

贾珍不仅对秦可卿和她的娘家人心狠手辣,而且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把“爬灰”事件的三个重要知情人全部灭口。

首先就是秦可卿的丫鬟瑞珠,好好的在秦可卿葬礼上就碰死了,“此事可罕,合族人也都称叹”,说明秦可卿和这丫鬟的交情也没到这个份儿上。瑞珠惨死,只能是被贾珍逼死的,甚至是派人直接灭口的。

因为瑞珠作为秦可卿的贴身丫鬟,一切私通丑事都知道,甚至还是那个把风放哨的人,秦可卿都被逼死了,她还有活路吗?

秦可卿根本没病!她被贾珍父子联手逼死,三个重要知情人都被灭口

秦可卿的另一个丫鬟宝珠算是机灵一些,赶紧表示“甘心愿为义女,誓任摔丧驾灵之任”,以此想要拖延时间,换取一条生路,后来秦可卿的棺材停放在铁槛寺里,宝珠“执意不肯回家”,难道回家当宁国府大小姐不香吗?肯定不是,因为宝珠怕一回去就走了瑞珠的老路。

可是她在铁槛寺就安全吗?贾珍也没有放过她,书中写道:“贾珍只得派妇女相伴”,妇女就是指宁国府的一些老婆子们,这些老婆子在书中可没一个好人,轻松就可以让宝珠消失的无影无踪。

全书后文再也没有提到过宝珠这个女孩子,可见早已经惨遭了毒手。

第三个重要知情人就是那位醉酒大骂,曝光事情真相的焦大老爷子,那还能有好吗?贾珍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赖于三四辈子老奴的情面,给他一口饭吃而已。

如今惹出这种大麻烦,害的贾珍痛失美女秦可卿,焦大还能活着才是奇迹吧。

秦可卿根本没病!她被贾珍父子联手逼死,三个重要知情人都被灭口

事实就是焦大很快也被贾珍灭口了,这件事在后文探春管家的时候交代出来。赵姨娘嫌赵国基的丧葬费太少去大闹议事厅,王熙凤派平儿做人情,探春是这样回复。

探春早已拭去泪痕,忙说道:“又好好的添什么,谁又是二十四个月养下来的?不然也是那出兵放马背着主子逃出命来过的人不成?……

所谓“出兵放马背着主子逃出命来过的人”,当然只有一个焦大而已,可见焦大的丧葬费早就到位了,而且记录在案,连探春都一清二楚。贾珍特别赏赐了他很多的银子,以彰显宁国府对旧日有功忠仆的恩德。

这样一来,贾府上下谁也不会再提起关于秦可卿的任何事,就算是再喜欢嚼舌根子的奴才也害怕变成瑞珠、宝珠和焦大的下场。

可见,贾珍很好面子,他在家里怎么污糟烂透,荒唐无度都没关系,一旦传出去不好听的事儿那可不行。他为了自己的名声体面,牺牲小小的秦可卿也很正常,不过只是一个他已经厌倦的漂亮女人而已。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230003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1m1.com/936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