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网除了涉及著作权纠纷,是否涉嫌违反《反垄断法》?(人民日报评论的中国知网事件赔不起1200亿?)

近日,“知网擅录九旬教授论文赔偿70多万”等消息多次登上微博热搜榜,而更令人唏嘘的是,赵德馨教授运用法律武器讨回公道后,知网下架了他的所有论文

在舆论压力下,赵教授最终等来了中国知网的道歉。但除了涉及著作权纠纷,有关知网是否涉嫌违反《反垄断法》,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质疑也备受关注。

知网除了涉及著作权纠纷,是否涉嫌违反《反垄断法》?

五问中国知网:是否涉嫌违反《反垄断法》?图/IC photo

12月12日,据媒体报道,作家陈应松也表示,他已准备起诉收录了自己300多篇文章的中国知网。记者搜索发现,像这种论文“被收录”而不知情的情况不在少数,早在2010年,就有深圳律师状告中国知网侵犯其论文著作权。

知网不经作者同意,收录作者论文,侵犯了作者的哪些权利?照说这个错误挺低级的,为何知网会明知故犯?知网对依法维权的赵德馨教授的160篇论文均予以下架的做法,是否违法?记者采访了相关的法律专家。

焦点1

“被收录”而不知情,知网侵犯了作者哪些权利?

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杭州市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乔万里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九条,知网这种情况属于“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使公众可以在其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行为,涉嫌侵犯作者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乔万里认为,即使知网表示这种行为已征得作者发表作品的相应学术期刊的发行方同意或授权,但是这种授权并非作者的直接授权,一般也没有获得作者的转授权,将会损害作者“可以转让或部分转让”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而在结果上,也终将损害作者依照《著作权法》第九条规定的获得报酬权。

焦点2

法律有相关规定,为何知网会明知故犯?

“知网已经到了一家独大、唯我独尊、没它不行的地步了。”乔万里称,这就是典型的“店大欺客”。知网的商业模式要求各高校和学术期刊及各大平台同意知网提供的格式合同乃至不平等的约定,然后理直气壮地免费使用所有收录的作品,之后再无本万利地收取用户的使用费,“听起来很荒唐,实际上就是这样。”

公开信息显示,中国知网运营公司为《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1996年,由清华大学、清华同方发起,在教育部等支持下建成。

2017年,知网官网信息显示,目前知网已经是中国最大的学术电子资源集成商,收录了95%以上正式出版的中文学术资源。截至2017年底,中国知网拥有机构用户2万多家,个人注册用户2000多万人,全网下载量达20亿篇次/年,网站同时在线用户超过15万人。

但2020年年报中,知网已经没有了具体的市场占有率数据的披露,2020年年报显示,在知识内容与服务领域,公司(注:上市公司同方股份)运营的中国知网所收录的学术文献总类与数量、期刊数量以及独家期刊的数量和质量等方面继续保持行业领先。

焦点3

如何解决“联系不上作者”无法支付报酬?

乔万里表示,网络数字出版不是法外之地,网络数字出版仍是出版,所以仍然需要遵守我国《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不能因为数字出版,就省去作品授权、转授权、支付作者报酬等事项。

据介绍,新修订的《著作权法》已于2020年11月实施,“在接下来的《著作权法实施条例》修订中,可以细化取得授权和获得报酬的路径。”乔万里说,比如通过法定集体管理组织“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开展著作权维护工作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如果知网自称联系不到作者,可以先把使用费预存在文著协,由文著协转交,今后不至于出现因为“联系不上作者”而不支付报酬的事情发生。

焦点4

知网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刘旭表示,在国内学术期刊文献查询服务市场,知网不仅拥有在校生撰写论文时通常都要查询的国内硕士论文、博士论文数据库,还具有一些其他竞争对手所没有的独家文献资源。这些文献资源上的比较优势对绝大多数需要通过撰写论文,并完成查重分析,才能发表论文,进而获得学位、职称评定的用户群体而言是刚需。

而作为一个典型的双边市场,能够获得知网的收录,还是评估国内学术期刊影响力的重要前提。中国科学文献计量评价研究中心与中国知网联合发布的《中国学术期刊影响因子年报》在国内极具权威性,其相关统计会参考中国知网的基础数据。这可以让中国知网在和上游学术期刊合作时拥有更多话语权。

根据现行《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二款、第十八条,对相关市场“原材料采购市场”的控制能力、交易相对人的依赖性都是认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关键因素。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第十一条第四项也提到锁定效应、用户黏性、是否具有必需设施是认定平台企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关键因素之一。

他认为,在具有双边市场属性的国内学术期刊文献查询服务市场上,知网一方面在上游拥有其他竞争对手所没有的学术文献资源优势,另一方面通过这些文献资源锁定了大量下游用户群体,具有典型的“双向锁定效应”。

“尤其是在国内硕士、博士论文在线查询服务方面,这个双向锁定效应是非常突出的。”刘旭说,考虑到在知网的充值除了可以用于硕士、博士论文的查询与下载,还可以用于其他独家授权文献的检索和下载,因此知网对用户的锁定效应,也可从硕士、博士论文这个市场细分,扩展到其他独家授权的文献,再通过学位论文作者援引知网拥有独家授权的文献,吸引这些学位论文的读者也去下载这些独家授权给知网的文献。

而对于论文查重而言,知网拥有的国内硕士、博士论文数据库以及知网独家授权的文献共同构成查重服务必须检索的数据库基础,因此事实上构成了反垄断法意义上的必需设施。

焦点5

“不免费就下架”是否涉嫌违法?

赵德馨教授胜诉之后,知网下架了他的所有文章,引起舆论的强烈谴责。对此,赵德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维权多年,感到知网非常强势,现在知识分子怕知网。”

刘旭表示,具体到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表现,知网最突出的问题在于未能对被收录文献的作者以合理的方式,依法偿付著作权使用费。目前,知网下架赵教授论文一事,双方说法不一致。如果是知网单方面对赵教授的论文进行下架处理,其做法在外界看来难免会有报复相关当事人之嫌;如果是因为知网设置了赵教授难以接受的条件,导致双方无法就论文授权使用达成共识,那么也会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变相拒绝交易。

此外,刘旭认为,在数据库服务定价上,知网也曾引发部分高校和消费者的非议,因此也应当对其定价体系是否合理展开调查。在向第三方论文查重机构开放授权方面,知网也应当遵循公平、合理、非歧视(FRAND)原则,向符合资质条件、合法经营的下游查重服务机构开放数据接入许可,保障查重服务市场的开放性和有效竞争,间接方便用户,尤其是广大在校生和科研人员,能够以合理的成本开展相关查重工作。

新京报记者 陈琳

见习编辑 陈静 校对 刘越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230003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1m1.com/31033.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